Wednesday, 4 October 2017

中秋

今天是中秋,剛好碰到SSOVP來的吉隆坡; 我就想說‘中秋夜晚看來是要出席公司的晚宴了,別想和家人慶祝。

應該是算幸運吧。 VP需要另外一場的晚宴,所以不能和我們主管一起共餐。 聽了好開心, 那就是表示我的中秋節可以自由了。

馬上聯絡姪女和堂弟說星期三晚上大家一起吃飯。 我們雖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共餐的機會是少之又少,大家每天都工作的很忙。

我這幾天都感冒, 就借用這個藉口,今天一呈現完,5點前就離開辦公室,回家繼續上班。(通常這種節慶,馬路上都會很堵車)。

堂弟也準時下班,連每天工作 到10-11點的姪女也7點前就離開公司。 就這樣我們仨就到家裡外面的興化餐館用餐。

吃了一餐還算不錯的晚餐; 回了家后, 就泡茶、吃柚子和月餅。 簡簡單單的中秋,在外能和家人一起吃一餐,也算不錯了。


Sunday, 1 October 2017

掃興的事



人生最掃興的其中一件事就是

當你一切都準備好了, 運動衣服換了、走出去。然後發現外面下著雨、。 下一步該怎麼辦? 開回公司嗎? 穿著運動服繼續工作嗎? 如果再家裡的話, 該回去家裡繼續上網、睡覺、看書嗎?

這個星期就有3次的經驗。 哎呀, 自然界就是這樣, 它就大。


分贝人生分享會


我沒有訂閱和不上網看新州日報, 所以根本不懂有‘’分貝人生‘的活動。直到星期三在Melody FM 無意中聽到說星期五有場《从分贝人生说起》电影分享会。

隔天就馬上聯絡才到Astro上班的前同事WC. 希望他能幫忙拿到票。 幾個小時候,他就確認有票。 晚上和S吃飯, 跟她提起這場活動, 她也去找票, 總結來說,到最後我們多出了3張票。


《从分贝人生说起》电影分享会。 我對張是有期待的。 其實我很小,應該是6歲左右吧, 就常跟著大姐到戲院看電影, 張艾嘉的閃亮的日子,應該是我認識她的見面禮把。 到後來上了中學又開始再聽她的歌曲: 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頂、後來的愛的代價等。可見她是‘陪著我長大’的‘’女神‘。

那這場分享會,好聽嗎? 有得到什麼訊息嗎? 
主持人功課做了很多,也很用心 ,但多次接不到主講人丟的球,有几道问题就比较明显是人生历练还有成熟度的问题,她没法的和她对答如流, 常就一个问题出去, 張回答后, 就冷場。 

張基本上比較希望和聽眾分享人生歷練‘、經歷、多過這一場電影,畢竟她已經回答了幾十篇關於這部電影的問題,更何況這部電影又還沒有上畫。 問題就在當她說靜坐能幫忙她沉澱,也有助于創作的靈感。 主持人就斷定說‘靜坐是張創作的一個泉源。 張可不是這個意思, 所以她就馬上回答說‘不一定, 偶爾有, 偶爾沒有’。。總結來說張艾嘉需要一個比較成熟、穩重和有素養的主持人

另外一點其實張艾嘉也沒分享什麼特別與眾不同的人生哲理,比如跳出自己的小世界才能看的更大的世界,承認自己的不足才有突破的可能。領導人一定要以身作則、 甚至也說要平常心接受人生。 這些都是我們懂得道理。 後來看了出席者post 在FB 的分享, 把这场分享會評價的太高了, 我就覺得我們的社會很喜歡偶像化、崇拜名人。 

就像我也欣賞和喜歡張。 但我不會因為這一番話出自于她的口中;就覺得她超有智慧‘。 只能說她是有魅力,也有內涵。 這些內斂讓她散發出女人的魅力。 

總結, 如果有個比較有深度和素養的主持人, 這場分享會會有更好的火花。 


Friday, 22 September 2017

公司。同事

印尼、俄罗斯下属领取10年的員工獎

工作辛苦, 但我們都沒有料到就怎樣一待就待了5-10年。 今年我已經11年了

PbS award。 我們在2013年開始Galileo Project, 我們從零開始。

同事Ashraf 54 歲生日, 本來覺得大男人,應該不會要吹蠟燭。切生日蛋糕。

Sunday, 17 September 2017

非工作天。





最不喜歡的一種感受就是非工作天,卻要留守在家裡趕工, 那裡都不可以去、什麼都不可以想, 就是要專注的把工作幹完。

這種感覺比小時候,看到一大群小孩在店後面遊玩,自己卻被迫留在家裡寫字、或是當年在倫敦而下雪導致交通癱瘓后、那裡都不能去,而只能從窗外 望下那無人又冷清的街頭跟為痛苦, 因為現在我已經長大和自由啦、這裡天氣又那麼好, 但我的要強迫自己‘乖乖的留在家裡, 好好的把’prensetation slide 做好。 啊!! 這就是人生吧。

幸好現在都有網絡,能一邊工作一邊聽歌。 這一次就是聽台灣由馬世芳主持的“音樂五四三“。



Saturday, 16 September 2017

青春不再,琴音猶存




在閱讀馬世芳到的耳朵借我這本書, 看到這段文字

青春不再,琴音猶存

十年前,李宗盛赴北京定居前夕,我曾去他在台北的基地「敬業錄音室」拜訪。那時他已經決心投身手工製琴事業,「李吉他」的作坊剛在北京設廠,工作室桌上正攤著好幾本國外名廠的吉他維修手冊。李宗盛縱論歌壇大勢,說起他對台灣大環境的失望、對中國音樂市場未來的想像,眉飛色舞、手舞足蹈。我記得他斬釘截鐵預言:接下來中文樂壇重心必然轉向大陸,他雙眼發亮地說:「未來的女神從北方來」。

2010年底,我在廣播邀訪李宗盛,忍不住重提舊事:七八年過去了,女神果真來了麼?他沉吟再三,承認當時是過度樂觀了。他體會到流行音樂蓬勃發展的土壤,首先還是得有自由的環境。兩岸文化差異的巨大鴻溝,遠比當初想像的更難跨越。他甚至說:現在他認為台灣獨立音樂呈現的風貌,纔是整個華語流行音樂的希望。


今天分享這一段, 就是要不斷警惕自己一定要給予任何人自由的空間和環境。

Friday, 15 September 2017

機會



昨天突然想到既然今天公司補假, 我不上班, 不過很多公司應該有上班。 就再一次聯絡前上司Y, 問他今天有時間嗎? 我可以去找他嗎.?


他回复说11点、3点有约, 是否可以12:30到。 我就说其实是打算早上去。 後來就約了10點早上。 就這樣今天10;15份抵達。本来只是想說‘ 既然’今天沒上班, 就履行我一年前答應的約, 去找舊上司&同事們‘,就是去打個招呼,哈喇一下就走人
了’

 他還是老樣子, 沒什麼改變, 反而是T&M多了不少白頭髮。 我在1998年加入Y的團隊。 他是少有的工作同事中叫我中文名的人。可見我們的關係是有點亦師亦友。

我的採購養分是從哪裡建立起來的。 感謝他當年很願意給一個英文不好、又完全沒有採購經驗的
我一個嘗試的機會, 他對我也是一路的諄諄善誘, 很用心的教導、甚至非常的信任和放手的讓我去做。 我的採購養分就是從哪個時候建立起來,沒有他當年的機會, 或許就沒有今天的我。

說實在的建築行業一點也不容易,又複雜,當年我常天沒亮
就出門, 天暗了才回家, 也試過為了趕tender, 而做到天亮; 公司又常常搬, 搬運都是我們自己來。薪水也很微薄, 但那幾年工作的很開心,我想主要還是因為有一個很好的團隊。


我和他們共事差不多4年,即使今天我離隊已經接近15年。 幾年沒見面, 一談起了還是那麼的自然和熟悉。更沒想到一待就是4個小時。 很不錯的假期。